「哈農的話,妳自己練的時候,不一定說一首要彈多久,而是要練到,妳能一下手就很穩很順的彈完,像我們平常一樣,就可以換下一首了......音階的話,在妳打算每個星期來我這裡之前,我不會讓妳練,這東西比較特殊,沒有每星期盯會出事的,很容易節奏感變得很奇怪......妳不相信,現在彈彈看。」
「......正常都很難聽。」
「恩,妳的節奏感就很怪。」
「但是,我現在至少不是四個四個的,雖然聽起來還是不像一個八度一個八度的完整性......」

如夢裡的年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