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接先講結果
好,這次我被念到據說我眼神又出現了那種
「很囉唆有點超過麻煩閉嘴妳要怎麼樣我隨便妳。」
的眼神

(是大貓老師說的,不是我,我看不到自己眼神)
(人家明明都整個都在裝無辜的 :P)

我們這次時間都不是花在音樂史、文學史、歷史
(雖說我當年「曾經」也是一條歷史的好漢,不過事實證明,太久沒碰,還是只有死掉的局面)
整個時間都在談論,嗯,觀念問題
(數個小時......所以大家會原諒我眼神渙散進入神遊吧)

結論就是啊
「妳不是沒有練,聽得出來妳有練,但是妳整個就練得很不甘願對不對,妳還是沒有下定決心去慢慢看,還是練得太快太隨便......妳跟我這麼久(有很久嗎?疑惑中,半年?),唯一一次妳真的有下定決心去好好看清楚的,只有貝多芬。通常,學生在我這裡,我可以很容易的念到他們覺得應該要好好面對現實,但是,通常一回家,譜一拿出來,大家又開始想到,挖,那段,好煩。先彈點好聽的,然後就越彈越爽,就隨便下去了。但是我是妳的老師,老師的職責就是,一直念一直念一直念,等到有一天,念到你們坐到鋼琴前面,馬上就想起我煩人的嘴臉,你們就會乖乖的,去練那些煩人的東西。」
「這些現象,我也都有,都是很正常的,而且有一些我自己也改不掉,我念你們,一方面也是念我自己(不用安慰我我自己人性的弱點我清楚的很 :P),所以我希望這些可以內化成你們的一部份,我不在乎妳的進度,不用一次趕一整片給我,所以妳要習慣的是,一次就練一句,兩句,但是要看徹底一點。」
「這其實可以反映出你們處理事情的方式,妳應該不真的喜歡朝九晚五的工作,比較喜歡作project,喜歡要從開頭作,不想從中間作,也不喜歡被打斷,早做完早下班走人那種。所以妳練琴也是會從開頭練,每次都從頭,一直順過去,不是不認真,但是計畫性有點差,這幾乎是我們的通病。注意看某些外國人練琴的方式,他們很認命,一坐下來就是從最枯燥的地方開始,他們很有計畫性,知道今天練琴的目標是什麼,把什麼練好,他們的邏輯感很好,但是整體順過去的能力就會比你們差。或許妳要學會作事情有計畫一點,學會切割妳手上的東西,認命一點,然後,要可以從任何地方開始練,不真的需要練很多。」
「實話總是很傷人,但我是妳的老師,我還是得說實話,我承認我在強迫妳一些事情,我在推妳,因為我知道把妳推過去妳就會不一樣,現在開始覺得我有些刺人了?我打算換更大的針筒了(笑)。」

大概就是這些東西吧,其他明天再寫 0rz













創作者介紹

如夢裡的年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petitmm
  • 這個...

    我可以笑嗎?
    我真的可以笑嗎??!!
    會笑翻喔?!

    @@

    我現在聽到像是
    “恩,這次這樣真的很不錯,可以多練幾句了“
    我都會高興的認命就練“幾句“
    因為多了也沒用
    要是我有狗膽不把所有能作到的都彈出來
    一定有人瞇著眼睛
    嘴裡說著“這個...恩...有點...“
    臉上露出被荼毒凌遲的表情
    心裡盤算著怎樣把我踢飛

    某Q真的是好人...
    真的...
    請愛護瀕臨絕種的超有愛心小動物...
  • 笑啊,橫豎你在法國,我也不可能放鵝咬你你說對吧......
    超有愛心小動物可是親口跟我說過,他以前也是有過暴龍期的,所以,您就為大家犧牲,創造出另外一個「超有愛心小動物」吧。(拍拍)

    如夢裡的年景 於 2007/11/03 13:25 回覆

  • petitmm
  • 對永遠活在暴龍期的人來說,
    他們是不會了解愛心是什麼的...
    肯給我一個“恩“已經是恩賜了

    (恩字背後可以替代多種含意,
    多半用來爭取怎樣罵人不會太傷人的思考時間,
    或是被難聽琴音折磨後的心裡創傷復健時間,
    是今年秋冬最佳良伴)

    我想跟小肥培養感情比較實在
    要把我踢飛時
    至少小肥會給我個憐憫的眼神
  • 所以才要靠你感化他們啊~~~~~~這是為大家奉獻的精神~~~~~~

    對了,小肥是長毛的還是短毛的?長毛的就是冬天的良伴了。

    如夢裡的年景 於 2007/11/03 20:41 回覆

  • fiona
  • 陪妳畫圈圈...

    好啦
    我也有中箭的感覺...
    加上妳那個某老師說寫錯音是不該的錯誤

    連刺兩箭...
    我明天會乖乖練琴啦
    (如果上課前一天還有救的話... ><)
    下次東西寫完儘量檢查一下啦 ><
    重傷了...
  • XD

    C'est la vie......

    如夢裡的年景 於 2007/11/04 14:2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