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這是一切的序奏

星期四晚上有一張Pollini的票
為了Pollini,我提早離開琴房
作業寫到一半
到了Barbican Center
發現Pollini跟我一樣生病

他取消了音樂會

琴沒練完,Group Work沒做
答應星期五一早去學校做到完為止
(我既然忘了有鋼琴課 T_T)

晚上洗完澡,頭髮還在滴水
就有人觸動宿舍的警鈴
整棟樓疏散

很冷的天氣
我頭髮全濕的在外面吹風
感冒怎麼可能會好

這就是......悲慘的序奏





創作者介紹

如夢裡的年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