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期的第二天,睡到自然醒
雖然是自然醒,完全沒有睡飽的效果
幾乎分不出是生理還是心理的累

之前沒什麼睡到
(對,你沒看錯,是沒什麼睡到)
弄得生理時鐘大亂

終於知道,原來我可以過一天睡三小時內的拿破崙生活

據說Cass現在熱鬧滾滾
作業的Deadline都是星期五
現在大家都好像瘋了一樣

我是暫時脫離這個暴風圈了
可是,不要忘了
這學期有兩科在一個月後考
其中有一科,大家都不知道教授在說什麼......

並不想增加補考科目來阻礙學位......

========================================================
前言完畢,來寫其他的

女性史教授說過
人類的原罪,就是靶在前方,而你卻永遠打不準

放假後,從早到晚都想睡
非常非常的想睡,無時無刻
偏偏我不是進入空白的放假假期

今天目標是花時間在現代樂派上
我相信星期五大概只能上兩組現代樂派
基本上跟昨天差不多
現代樂派彈久了還是醒不過來啊......

練到一半,半夢半醒的時候
有個人來敲琴房,奇怪我確定這個時段應該沒有人
他進來跟我講了一堆話,但我沒聽明白
Balabalabala

今天進展,稍微救了一點貝多芬回來
沒碰真的差很多,即使在熟悉的琴上
二三樂章都不想練了,雖然都練了一半
可是練了一半的狀況,最讓人氣憤了......

難怪在Sauter上彈的一塌糊塗

對面琴房的那個人,我常常看到他
我不知道他是不是主修的學生
聽過他在同一個時間裡
彈小奏鳴曲跟蕭邦op.22
今天好像在上課,旁邊多了一個比手劃腳的人
說實話要我用這種被摧殘的差不多的直立琴上課我會瘋掉吧
他今天琴房裡的那架琴
我記得高音有一點問題......

那這樣說來
其實我還蠻好命的......

看在這星期十點上課的份上
神啊,我要好的平台琴啦......







創作者介紹

如夢裡的年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