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我今天被人放鴿子了!所以,我又上來繼續寫了。)
(那個說要通知我沒通知的人,你小心了.......我要放鵝咬人喔)



















=================================================================
我記得,然後我們又聊了一些有的沒的
例如她以前教過什麼詭異的學生啊
有什麼詭異的家長啊

「我小的時候,很不能夠諒解,為什麼老師要求小朋友被送進門,家長就要離開,甚至有時候我們得自己走進去,這樣感覺很殘酷,一直到我做了老師,我也是希望家長看到哪裡吃早餐喝咖啡看報紙,別坐在我家裡.......尤其是那些自認為自己學過的,很麻煩。」
「很多家長,唉,有些是跟過yamaha的,妳上課上到一半,他們會從後面衝上來說,告訴妳說不對,yamaha的老師不是這樣教......yamaha如果這麼厲害,妳來找我作什麼?」
「或是,我問小朋友一些問題的時候,家長就在旁邊插嘴答案,我問的是小孩,我想要知道的是孩子的認知,不是家長的。」
「但最可怕的,其實是那些小時候學過一兩年的家長,一兩年其實學不到什麼東西,但他們都以為他們會了,妳要教人,是需要有很多的東西累積,妳會發現妳要小朋友練的東西,回去之後被他們改的亂七八糟,問小孩誰要他們這樣彈的,都說是家長,妳也知道我不是台日系統出來的,看到小朋友被那樣教,學的亂七八糟,整個都要瘋了......家長既然這麼厲害,就自己帶回去教就好,為什麼要花錢找老師?」
「他們根本弄不清楚妳要做的事情,就自己亂來,很討厭......所以後來我都請他們出去或是把孩子帶回家,省得麻煩。」
「孩子給人家教,就要信任人家,不要干涉人家的教學,這很重要。」

「早期的家長比較上道,在我還不在台灣教的時候,我教過一個同事的親戚,我們兩個人彈琴的方式南轅北轍,但是那小孩子送過來之後,就按照我訓練的方式走,沒有出現其他干預的狀況,絕口不提他家XXX是怎麼彈琴的,也不會去跟他說『我老師不是這樣彈的』,我覺得這是對老師的一種尊重,當然對老師講的東西有問題的時候,妳要問出來,妳也可以不同意我說的,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看法,其實你們也不是這麼聽話,每次我看你們的眼神就知道,八成又在咒罵我,妳可以直接罵出來沒關係,我不介意,每個人都會,但這是我跟妳之間的問題,不是我跟家長之間的。」
「妳可以有問題,可以問我,可以跟我討論,但家長進入的時候,事情就會變得很複雜,老師跟家長兩方各執一詞的話,小朋友會不知道要聽誰的,受苦受難的還是孩子。」

「妳知道,同個時間其實不能有兩個老師,我以前遇過這樣的狀況,有人把小孩送來,希望我可以教,但他學校已經有一個老師了。」
「那要怎麼辦?陪練?」
「不,我不陪練,唯一的方法是,妳得要小朋友準備兩組不同的曲目,面對不同的老師,妳上妳的,他另外的老師上他的,這樣才不會打架......因為每個老師喜歡的指法跟一些細節會不一樣,很容易就被抓到。」
嗯,這個我有經驗 >.<

「或是,會碰到有借學生的狀況,我以前碰過學生被他親戚借去開發表會的,小孩跟家長都很為難來找我談,因為是親戚,真的有人情壓力,以老師的立場,小孩子多一個上台的機會,對小朋友是好的......只要對學生好,我做老師的就沒關係,所以我幫他準備一首曲子,讓他指導老師掛別人上台演出了。」
「結果,下次上課,小朋友又一臉為難的說他的上台經驗,妳知道不同的老師教出來的學生聽起來就會不一樣,所以他聽起來跟全場的學生都不一樣,每個人都來問他妳幾年了balabalabala一大堆,他一句都答不出來。」
「我只好告訴他,以後再發生這種狀況,你就笑就好,其他人會幫你處理的。」

「你知道,在台灣教久了,什麼光怪陸離的事情都會發生的,剛開始真的大開眼界,後來就覺得沒什麼稀奇的了。」

========================================================================================
「妳在歐洲待過,有機會看到歐洲的音樂環境,台灣的音樂環境比較接近是美國的縮影,所以妳算是很幸運的都看到了,妳現在剛好站在兩個學派的中間,有機會看到他們將來會是怎麼發展的,這是很有趣的現象。」
「這兩個地方對於古典音樂的概念跟訓練是南轅北轍的,其實很有趣......所以為什麼告訴妳要讀歷史,就是要等著看,等著發現這些歧異點啊。」












創作者介紹

如夢裡的年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