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據說,要去老師家?
不是,據說,要上課嗎?

怎麼會變成跟貓咪玩??

===================================================
好吧,這其實是陰錯陽差
話說我那天去到老師家樓下的時候,應該是一點五十吧
兩點的課,於是我就按門鈴.....沒人回應
不過大貓老師家門鈴最近怪怪的
所以,我就打電話,嗯,沒人接

而且正在飄雨,雖然雨很小
但是我一點都不喜歡潮濕的感覺
(這證明了我是藍星人,不是克隆星人......kerokero)

我想,附近找個店坐一下
躲雨,再想想要怎麼辦囉

於是我進了附近一家咖啡店
進去的原因是,因為那裡有很多貓
貓貓貓貓貓貓貓
每次都很想進去,每次都沒空
今天終於可以進去了(大心)
於是我就一邊跟貓玩,一邊喝咖啡

兩點五分,我打電話
啊,怎麼響一聲就有人接了
人家的咖啡才喝一口
(因為真的很不對我胃口,我覺得不好喝啊)

「老師妳在啊!」
「對啊我在啊,怎麼了?」
「為什麼我剛剛打電話沒有人接?」
「因為我剛回來啊,今天balabalabala.......」
「可是,恩,這個,老師,我現在在妳家附近的咖啡店啦,可是,我咖啡才喝一口ㄟ.......等一下好不好。」
「好啊(笑),妳慢慢來,喝完再上來。」

於是我就一隻手摸貓,一隻手拿著杯子
咕嚕咕嚕咕嚕咕嚕

十分鐘之後,我就在老師家裡了
(哼,某大叔你是以為我會喝上一小時嗎?)

結果,據說
我跟老師應該只差個一分鐘到她家家門吧

整個就很陰錯陽差啊!

=======================================================
(然後我們聊了哪國的咖啡好喝,特色,還有一堆有的沒的,時鐘慢慢的走,嗯,是慢慢的走......)

「妳要注意地域性對人會帶來的影響,地域會影響人的文化,影響人的一些小動作,例如,物產風撓的地方人就會很懶但很好說話,需要跟天作戰的地方人就比較堅強,但也有可能比較不好說話。這些東西很重要,因為當我們受到刺激的時候,當下我們就會變成最基礎的那個自己。以妳來說,當妳被驚嚇到,妳的音樂就會完全反應妳東方人的那面,我得說我不是很喜歡,因為這是西方音樂,但沒辦法,妳接受的文化,受的訓練,根深蒂固的就在那裡,即使妳表面上可能慢慢的西化了,但是骨子裡的東西,並不是這麼容易被改變。」
「所以,像日本,他們現在已經習慣很小的時候就把小孩送去歐洲,當然他們財力雄厚沒話說,但是這也反應一個事實,當妳小的時候,可以接受跟改變的東西比較多,文化的改變,是很需要時間的。」
「日本這幾年的鋼琴教育改變的很多,因為他們早期送出去的小留學生,慢慢把歐洲的學習模式帶回去,例如,現在我們可以看到的一些教材,梅陶德路斯這些,大概都是日本人翻譯的......他們現在也逐漸的開始放慢前面的教學速度,開始慢慢的覺得莫札特、史卡拉第、德布西不是給小孩子彈的。」
「妳一定要注意的是,古典音樂是西方文化,妳平常要多像東方人都沒關係,但是,音樂是西方文化,妳在這裡,完全的西化會比較容易體認跟學。」
「妳們早期的進度,都被拉得太快了,但是很多的東西養成都不是太好,妳這輩的學生,有學音樂的,大概有八成都待過yamaha,那真的讓我很頭大,妳們都被他們養成了某種怪物。」
「這個我能體會,我常常被念『休止符』,妳是沒看到嗎?」
「yamaha嚴格來說,是個很急功好利的教學系統,例如,他教會你們打一個節奏,但是卻沒有給妳們節奏感的概念,所以你們常常會整班的響板都打成平的.....又或者,他教妳們,有音才拍,沒音就休息,所以你們對休止符的認知都不是太好,那也是一個音,只是沒有音高。而且太早讓你們接觸過度複雜的節奏,還沒站穩就會跑,讓你們的準確度都不是很高,音樂不是聽起來好像是對的,就是對的。」
「又或者,你們唱歌都不打拍子,很多東西都用猜的,而且沒有樂句的概念,常常都只唱音高,亂換氣,很多很多很多......」
「而且妳們的樂理進度被拉的很快,每個人的紙筆測驗都是一把罩,每個人都跟小天才一樣,知道的東西很多,但是你們彈琴根本沒有反應出妳知道的理論,所以很多老師會被你們蒙蔽,因為你們真的太會講了。」
「很多人都不能夠理解為什麼一開始的進度要這麼慢,因為,有很多基礎的東西要在這裡作,對節奏跟節奏感基本的認知,對音高的認知,音色的認知,還有一些基礎的訓練,這些東西都會影響接下來妳在舞台上,本能的反應。」
「以我的角度來說,我還是希望我的學生一下手,能有完全歐洲的音色跟音感......妳已經太遲了,之前受其他系統訓練太久,聲音幾乎已經固定了,我們只能儘量......但是完全依照歐洲教學的進度,對你們來說也很不切實際,因為進度會完全拼不過台灣傳統系統出來的學生,所以我們只好折衷,並且希望這樣有用。」
「妳得要有耐心一點,剛開始一定會很慢,而且我如果真的依照歐洲的標準玩你們,就真的會很慢了。」
(ㄟ,老師,寫近兩年彈過什麼曲子的時候,這樣也不太好,很難看ㄟ >.<)
「歐洲學派,學音樂的路很漫長,我們都是從音樂院附屬學校開始念的,很小,也很久,進度很慢。」
「很多東西,我小時候在學的時候也不知道是為什麼,例如,我的第一個老師-感謝她沒有放硬幣在我手上,所以我音色不錯-但她拿毛線針敲我的手指尖端,以前我一直都不知道為什麼,後來才發現,因為這樣指尖會縮,不得不用關節用力彈啊(笑)。」
「不過後來我還真的很討厭尖的東西,我連刀子都買圓的,現在連針頭都不敢看......所以我小時候很喜歡裝病裝死不去上課,然後每次被打都要裝的手指好痛給家裡看,小孩都會這樣(笑)」
「我曾經有段時間,可以硬幣在手上彈四個八度喔。」
「那會讓妳的基本變成顧爾德,因為,為了保險,妳都在壓鋼琴,鋼琴壓也是會有聲音的,只是聲音不好,尤其是你們這些手指長的,訓練起來特別費力,你們根本都是用第一指關節出力,反正搆的到就好,很懶,所以你們的手指都會變成兩截,力度的傳遞就不是這麼的好。」

「其實,鋼琴說簡單,也很簡單啊,就是妳每彈一個音,力道就要帶到那個音,力道不要斷,轉換要快而已,很簡單啊......說是這樣說啦,只有一句話,但是又不是我說了妳就會了,這句話要上身,大概,十年,或是二十年吧......」

「錄音工程的進步,是好事也是壞事,我念音樂院的年代,是只有黑膠唱片的,還要千求萬求,才能到同學家裡去聽,所以我們每個人讀譜跟詮釋譜的能力,都要很強,因為完全沒有東西可以參考啊,到你們的時候,你們每個人都有一堆CD,常常在拿到譜之前,每個人都聽CD聽到爛了,可能還可以作版本比較,所以你們好像跟曲子很熟,但其實,那都是別人的詮釋,而你們只是東拼西湊,連為什麼要這樣彈都不知道,整個樂曲千瘡百孔,卻又自己覺得很正常。更可怕的是,你們有時候聽不到自己的聲音,會聽到想像的聲音,滿心覺得,只要把音吞完,就會像CD裡的一樣,並沒有這麼容易的。」
「而且,現在的CD是七十七分鐘,妳有沒有想過一件事情,為什麼大家會越彈越快?有時候是為了遷就那七十七分鐘。有個很有名的例子,就是蕭邦練習曲,妳都不會覺得裡面有幾首曲子,老是快的不像話?」
「我不太確定,我沒有認真的注意。」
「黑鍵,這個曲子很有名,因為很多人都會在錄音上面動手腳,你只要去考慮一下,他們彈其他練習曲的速度,考慮一下相對速度......妳都不會好奇,如果其他練習曲的速度只有這樣,那為什麼黑鍵可以彈到這麼快,明明這曲子是這麼的難?」
「還有,類似小狗圓舞曲之類的,反正,將來如果有一天,妳想用這招去調整妳的錄音速度,選個短曲,從頭到尾速度比較一致的,內容比較單一性的,玩一下,通常大家比較不會注意。」
「妳老實說,妳從來沒聽過,有人在錄音室裡玩這招?」
「......有......」
「一般來說,要在七十七分鐘裡面,完美的彈完蕭邦練習曲是很難的,幾乎是不可能的......妳的版本是誰的?」
「OOO」
「他的速度已經算正常的,雖然,跟他其他的曲子比,還是偏快,不過已經不是很嚇人的。」
「所以有時候不要拿別人的錄音作基準,畢竟,在錄音室裡作了什麼事情,真的只有天知地知。」

「來看看妳的哈農吧。」
「這組超難彈的。」
「是很難彈,因為又是個三度,然後力度的方向還跟前進的方向是相反的,走不動會讓妳無比的厭煩,不要從太快開始。」
我從一個中等的速度開始,慢慢的一遍一遍加快,試著不要看鍵盤,不要看譜,眼睛閉著......其實我蠻喜歡這組練習曲,因為聲音可以很透。
「好了,可以停了。」
「五遍了嗎?我沒在數......」
「幾遍不是重點,妳今天狀況不錯,自然節奏感有出來,所以妳彈的沒有這麼吃力了,這是我一直希望妳能彈出來的,很自然的韻律跟呼吸......下行的時候,作一點漸弱會讓自己比較舒服。」
「不用彈快的給我了,這種音型,怎麼彈妳都彈不了太快,只會讓自己很焦躁而已。」

「既然妳拉平了,那就先彈貝多芬,浦朗克那組要拉平對妳來說難度比較高,而且他不應該是全平的,貝多芬雖然也不應該是全平的,但是他要一定的平衡度,也比較容易平衡。」

「我早上,彈一架yamaha,我從來沒彈過鍵這麼重的,比kawai還重,我手指差點被它啃斷。(裝可憐)」
「那是因為他喝飽水了,琴鍵作的重不是yamaha的一貫風格,如果妳的琴會這樣,就把琴整個拆開,用冷氣來除濕,調音師也是這樣做的,這樣比較快......妳會拆開吧?」
「會。」
「yamaha應該可以在夏天用除濕機,他的木頭比較適應亞洲的天氣,不過要小心的是,妳除乾了之後,如果冷氣一關,很容易隔天它喝了更多水,聲音有時候會變的更怪,妳住一樓,又有院子,很難避免。」
「所以我七早八早就看開了,不然還能怎麼樣?」
「對啊,琴又不會隨時改變,妳咒罵它,它也不會突然變好,但是妳自己可以調整啊。我們還是要現實點,不是每個人都買史坦威.......」
「老師,喝飽水的史坦威可怕一百倍......它只要喝一點點水就很可怕了。」
「妳如果花錢買了史坦威,妳會省那個琴房跟空調錢?我不會......」
「下次再碰到那種會啃斷妳手指的琴,彈黏一點,不要抬高硬砸它,放低,會比較舒服......如果他已經很悶,再怎麼砸,也不會改變那個事實了。」






















創作者介紹

如夢裡的年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