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問我前面那次怎麼樣了,我拒絕承認還有前面那次 :P)

「我心情不好,很煩,想要彈會念經的曲子,一直念一直念一直念只要手指不要大腦的那種。」
「那蕭邦練習曲就是妳最好的選擇了,妳不是有認識有人在彈『蝴蝶』?要不要跟進?」
我是心情不好,不是手想斷掉 = =+
「妳要的東西,是很典型的蕭邦跟李斯特,蕭邦,妳一定覺得他芭樂啊,李斯特的話,我不是很喜歡李斯特的練習曲,狩獵?我喜歡匈牙利狂想曲,不過妳現在彈會死掉。」
「通常,在彈蕭邦練習曲之前,我會推一整組的莫斯可夫斯基練習曲,整組練完之後,就會覺得蕭邦的手型比較好抓沒有那麼複雜。」
「不然,妳就去彈徹爾尼op.740.......」
這簡直長到吐吧。
「不然,妳就拿綠綠的書出來,隨便找首出來念。」
「蕭邦的話,如果單純只是要吵,軍隊是很不錯,不過那不容易彈的好就是了,不然,也可以彈四手啊!」
誰自告奮勇要當另外兩隻手?
「貝多芬比較沒有這種選擇,除非彈變奏曲,不過變奏曲有個問題,別全彈完,會累死的,前面彈一彈就差不多了。」
「不然,還有個選擇,這比較少人彈,彈約翰史特勞斯系列。」

唉,我還是啃個芭樂練習曲好了,芭樂點也沒什麼不好啊(煙)
但是芭樂練習曲也還是有一堆,要怎麼挑?

徵求意見ing
唯一的要求是,不一定要芭樂,但是一定要是練習曲.......

=============================================================
來提個有趣點的好了,在我彈浦朗克的時候
「妳這段彈的很難聽,高音全被妳自己吃掉,妳練的時候是不是有加踏板?」
「......」
「踩踏板不是什麼壞事,但是絕大部分的時候,會讓聽覺變得比較不敏感,例如該按住的音,妳就會踩住延長,而不去考慮這樣的音響會不會濁掉,或是要強音的時候手根本懶得彈就直接踩......對踏板的依賴度太高了一點。」
「我是真的沒有練的這麼細沒錯,我很難去克服那種天性上的缺陷。」
「所以只好在我這裡,我逼妳彈了。不過,說真的,我也只是一直念而已。女生天性上跟男生比較不一樣,妳不能期望妳的女學生會把老師的話當聖旨,這不是女生天性上會作的事情,我的女學生,連我自己在內,都很愛用小聰明走捷徑,因為女生習慣一次作很多事情,養成了會去犧牲一些東西顧全大局的習慣。所以練琴的時候,都會去顧進度,然後能混就混,混不過去就開始裝可愛,每個女生都這樣。」
「但是男生是很不一樣的,他們是真的會把老師說的話當作聖旨,然後整個星期只作那件事情,他們的行為跟思考線路很直,叫他們努力練琴就努力練琴,要他們一個星期只能彈一句就真的只會有一句,根本不考慮其他事情的,好處是,運用的好的時候,他們通常彈的比較好,因為比較專心,壞處是,有時候就會發生『你真的整星期只作了這件事情,拜託,你真的只把這句練了一千萬次,沒作其他事情』的這種昏倒狀況。」
「所以,我只是念,一直念,不停的念,說真的我根本沒預期你回家會這樣乖乖的拆開來一點一點練,這絕對不是女生會作的事情,所以妳也不用覺得怎麼樣,一直念的好處是,當妳覺得我真的很煩人的時候,至少,坐到鋼琴前面的時候,還會想到『好像有這回事』,可以考慮一下『老師這星期對我不錯,這樣練個十分鐘報答她一下』,我小時候常常這樣說服自己。」

「我幫妳踩踏板,妳彈彈看,腳稍微離開一點......回來回來,我要妳『腳離開一點』而不是『人坐開一點』,我是妳的老師沒錯,但是現在是妳坐在鋼琴前面,所以妳才是主人,任何過度侵犯妳領域的人妳應該要一腳把他們踢開,管他們是誰,不是因為我是妳老師妳就縮到旁邊去彈,洋化一點。只要妳坐穩了,鋼琴就是妳的,知道嗎?」

(先這樣,我要去吃飯了......)














創作者介紹

如夢裡的年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