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太記得了,最近真的忙到我都要跳樓了.......
如果有人記得我講了什麼,然後什麼忘了寫,可以直接告訴我 XD

「我很喜歡蕭邦的敘事曲啊,這些曲子要彈的好,妳要有那種吟遊詩人的心情,撥撥琴弦,慢慢的講一個故事,有條理的敘述,一句一句一篇一篇的,而且蕭邦的敘事曲寫的算相當好......」
「但是我還蠻不喜歡他們的,一號簡直是芭樂的代名詞,二號弄得很像不同的作品,三號往往會跛腳,四號,四號要彈的動啊!」
「那有可能是因為,妳總是把他們彈爛。一號的話,大家都彈,但彈的好的人不多,很多人會散掉,二號的話,我也不太喜歡那些像是插入段的東西,三號蠻美的,會跛腳的原因是,妳有看到圓滑線嗎?如果那個附點妳沒有彈出圓滑線,中間硬生生砍斷,當然會很跛腳,四號,四號我不是太喜歡,前面非常美,但是那個coda有點像是獨立樂段,我不是很喜歡這樣,我比較喜歡一號的整體性。」
「我還是比較喜歡四號。」堅持己見
「一號比較難的是,妳得處理的像是連篇長詩,一旦前後不連貫,就會很難聽。蕭邦其實鋼琴音樂都寫的不錯,都有一定的整體性,因為他是真的少數只會鋼琴的作曲家,自然可以把這個樂器發揮得很好。」
「妳覺得他的奏鳴曲很有整體性?」
「嗯,那是他少數的敗筆,他其實不太適合寫這麼長的曲子。」
「很多彈鋼琴的人喜歡蕭邦,一個原因是因為他真的把鋼琴發揮得很好,一個原因是,要彈好他真的需要技術,他沒有妳看起來得這麼簡單。以前我的老師很喜歡我彈四號,他覺得我彈的很美,但是我很討厭最後面,因為連不起來,所以我整個後面都亂彈,老師怎麼威脅利誘我都亂彈,他氣死了......但我的一號彈的好,因為我喜歡它。」
「我很喜歡蕭邦的敘事曲,很少可以找到這麼像史詩,又這麼美的東西。」

「回到妳的melancolie,我會堅持妳一定要好好彈這個曲子,雖然官方答案是『這曲子是妳自己選的,所以給我練』(茶),但是私底下的答案是,這是很少數的,近現代的作品裡有相當完整的結構,有漂亮的調性轉換,主題重複出現卻又次次不同,前後連結的相當好,所以我會覺得練完會很有幫助,畢竟,現代作品,像是普羅高飛夫的,往往會有些段落像是插入段,要學習整體性的話效果沒有這麼好。」
「我們已經把整個曲子的音吞過一次,現在,要作的是,從頭再吞一次,嚴格來說妳從來沒有把這個曲子合起來過,妳現在彈的東西都像是四個人各講各的,但是真的要彈好,妳必須讓妳的四聲部乾淨漂亮到像是一個聲部,一個完整的組合,而不是四聲部整個各自為政。」
「現在,彈快一點,妳需要一點類似反射的動作,而且,彈錯就算了,妳要去抓什麼才是重要的。」
於是,我一次又一次,一次又一次,一次又一次的彈
「不要停,就一直彈,反正妳晚上吃大餐一定會補回來,現在給我好好彈。」
一次又一次,一次又一次,一次又一次
「因為妳不夠熟,所以句子撐不起來,妳也沒有足夠的餘力去注意一些事情。」
我已經麻木了.......
「現在,放慢一次,我幫妳踩踏板看看。」
聽起來,ㄟ,好像有變化。
「有好一點,妳現在就是這樣,先把左手單獨抓出來練,然後合手,一直彈一直彈一直彈,快一點,妳需要有一定的熟悉度,才能夠真的合起來,才能夠去注意其他的事情。」
「我覺得頭腦空白了......」
「這樣就不行了,眼睛花了?(笑)」

於是我們開始彈舒曼
「我今天只要做一件事,我要聽妳的中段,要改一些東西......妳都把那些小音符用卡的卡在中間,我知道這樣比較容易,但是,妳有沒有看原來的譜上怎麼寫的,如果妳用小音符去卡,就會很下意識的把那裡當作句頭,聽起來很怪,整個句子完全倒過來,所以大結構會不對,大結構應該只聽到fa-si mi-la這樣一句一句滾下來,妳現在彈成搭搭搭fa-si,還不太會滾,整個是錯的,注意看原譜的圓滑線跟f的位置,他是要暗示這樣的結構,但妳如果沒有認知到,就算照著彈,聽起來也是很奇怪。」
「事實上,如果一開始妳可以正確的唱他們,用唱的比較容易理解,就會比較容易聽對......這也是正確的『視唱』很重要的原因,因為會告訴妳怎麼彈,跟為什麼這樣彈。」
「當然,妳一開始就聽錯了,妳下意識的選了比較簡單,比較迅速的處理方法,但不是對的,我知道要改成這樣聽會很辛苦,也是要重練。但是,我如果現在不讓妳這樣練,再過一段時間,想叫妳改,妳會改不過來,然後生氣就開始擺爛......學生都是這樣的。」
於是,我們不停的彈,又不停的彈,又不停的彈
我麻木了.......
「現在聽起來有像一點,至少線段有出來了。」

「我覺得好累,其實我彈melancolie不覺得累,只是覺得眼睛有點花腦袋有點放空,可是我彈舒曼真的是會累,我覺得我需要去作重量訓練......」
「那是因為,妳不喜歡也不習慣彈這種位置要一直移動的曲子,事實上這首沒有這麼累,只是妳不習慣而已。」

「老師妳第一首協奏曲彈什麼?」
「貝多芬皇帝。」
「......妳沒有彈比較簡單的導入曲目嗎?」
「沒有,事實上協奏曲單純來看並沒有這麼難,因為難的部分都分別拆給鋼琴跟樂團分開攤了,而且中間妳可以休息,以前我們可以練協奏曲的時候都很開心,因為想到只要練一半就有全部了......」
「那妳是怎麼練的,我練的時候,往往會思緒斷線,前後連不起來。」
「通常我們自己唱,我們從小唱到大,所以不難,我彈不彈那部分我都知道是什麼可以連過去,如果妳不想唱不會唱懶得唱,妳就要在空白的地方彈樂團的部分,幫助妳自己連過去。」
「協奏曲沒這麼難,相對來說,我比較不建議碰交響曲的鋼琴版,因為通常非常的『精采』,有空看一下貝多芬的,很嗆。有段時間我很愛彈,但是真的要體力好技術好什麼都好,這是管弦樂改編版的特色。」
「不過有個人的協奏曲比較不建議學生隨便碰,莫札特,因為音很多,一長串的十六分音符,很容易彈到迷路。」
大貓老師妳為什麼不早說不早說不早說(含淚倒地)
「......我已經中了,我選了No.21的第三樂章,因為第一樂章真的太芭樂了,結果彈起來整個就像念經啊,中間還不能碰錯,不然三度三度一直上去下來會錯成一片。」
「因為音很多,向捲軸一樣,當你的捲軸很長,就很麻煩了。」
「我想轉台......」
「為什麼?妳既然練了,就應該要練完它。」
「因為我很難理解中間那段在作什麼,看起來就是相類似的十六分音符一直以不同的調性念念念念念念。」
「念經就是莫札特協奏曲的一個特色啊,妳不學,怎麼會彈的像莫札特呢?」
「我要轉台(關電視),我要轉拉威爾協奏曲第二樂章,那只有八頁,最適合初學者了......不過我完全不理解那個第三樂章,我只聽到很多的玩具在開同樂會......而且太難了。」



















創作者介紹

如夢裡的年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