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之前的東西了,我不記得了,把殘稿貼出來好了)
(欠很久我知道啦......討厭討厭討厭)

經過了可怕的,水深火熱的三個星期之後
我終於有空,爬到老師家去上課了

「唉壓,妳今天特別準時ㄟ。」
老師,人家我也是有準時過的好不好......

稍微聊了一下......好吧,是很多下
開始彈哈農,第二部第一首
說真的,哈農第二部要我從後面背回來都沒問題啊!!!
但是,在忙了三個星期之後
即使我熟到可以從後面背回來,也不代表我可以彈出來啊......

「ㄟ都,太久沒練,好像所有的音群都散光光了......」
不要提什麼亮度跟密集度,光平整度就亂七八糟了......
「一遍慢的一遍快的。」
生平第一次覺得氣都不夠吐了

「手再近一點看看......我是要妳手近一點,沒要妳人動啊。」
「每個老師都有自己很注意的東西,所以妳只要微微一動我就會很敏感的叫停了。」


(好吧,後面的東西通通開專題來寫,這樣比較快)




創作者介紹

如夢裡的年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