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農的話,妳自己練的時候,不一定說一首要彈多久,而是要練到,妳能一下手就很穩很順的彈完,像我們平常一樣,就可以換下一首了......音階的話,在妳打算每個星期來我這裡之前,我不會讓妳練,這東西比較特殊,沒有每星期盯會出事的,很容易節奏感變得很奇怪......妳不相信,現在彈彈看。」
「......正常都很難聽。」
「恩,妳的節奏感就很怪。」
「但是,我現在至少不是四個四個的,雖然聽起來還是不像一個八度一個八度的完整性......」

「好了,我們來看看妳的踏板吧,現在,試著踩給我看。」
「.....老實告訴我,妳這週末跑去哪裡玩了。」
「在家寫案子。」
於是關於我的生涯規劃等等的請恕我就馬賽克了
「好吧,如果單純只要主旋律的話,妳會怎麼踩?」
趴掐趴掐趴掐
「還好,比我想像的好。」
「踏板的重點是,首先腳踩的位置,不要用腳指,也不要用腳弓,妳要用腳最多肉的地方去踩,然後記得踏板不是給妳放腳用的,不用它的時候腳要滑開......為什麼不能放在上面?因為妳們一緊張的時候常常身體不自主的拉緊,會不小心踩到,很吵。」
「妳以前可以踩幾層?」
「有把握的是三層,第四層有的時候有,但很憑運氣。」
「現在,試著踩四層,對,四層,用力道去分,不要用深度,會比較容易記,妳要的是四層有差異的踏板,用力道會比較容易。」
「妳踩在我的腳上試試看,對,用力踩下去,大概是這樣的感覺。如果妳用腳踩不出來,就先用手模擬,手作不出來的,正常妳的腳也不行,畢竟手會靈活的多。」
「其實為了不踩斷那些圓滑線,妳有注意到更多的東西,例如妳以前這裡分句都當它們不存在,今天就有出現了。」
「來試試下一首吧。」
「其實,以前這種快的曲子,我都傾向不踩,免得糊得一塌糊塗,這為什麼要踩?」
「好問題,因為,這是浪漫樂派,妳如果單純用手彈的話,曲子的層次會出不來,徒手可以作的氣勢層次有時候比較少,聽起來很糟。」
然後我們開始討論要怎麼踩的問題......
「這裡要放開,放開不就斷了!」
「對啊,妳要踩開來,這裡要用手彈,不然就糊了,不信妳試試看......妳們都因為害怕不肯放,但是越不敢放會越可怕。」
「這裡要根據樂句,因為一句比一句強,所以妳除了要跟著音樂踩放,還需要一層比一層深。」
碰,又過頭
「......看來,妳沒辦法穩定的控制四層,這樣好了,比較容易的方法是,妳踩三層,第一句跟第二句的時候用一樣的深度,層次改用手力去彈,恩,這樣好多了。」
「......放放放,要放啊......這裡要踩下去,用力踩,踩不夠啊。」
奇怪,我腳有這麼笨嗎?為什麼以前我都不知道!
「這裡要踩柔音踏板喔。」
「......妳說什麼 = =+」
「柔音踏板啊,一起踩放就可以了。」
這是怎麼樣狀況還不夠混亂還要加上超笨重左腳一起來嗎?喵的自從我知道有這個踏板以來我一直很痛恨用它,因為我有超笨左腳......
「為什麼要踩?」
「因為妳要用到啊(笑)。」
喵的兩隻手兩隻腳四個不同的東西有四個不同的運作速度跟模式我整個就要瘋掉了啦(掀桌)
「我好累......我覺得我有很嚴重的同手同腳症狀。」
「再來一次。」
「其實妳的狀況比我想像的好了......所以,踏板比妳們想的還要細緻的非常多......我不喜歡你們巴洛克跟古典曲目用踏板,因為都踩的不夠縝密。」

「妳還欠我一個曲子,妳要選什麼......妳現在選曲子,要選那種妳覺得妳可以彈的,再往下砍兩級差不多,這是妳應該可以自己掌握住的曲目,也不會練得這麼吃力......不要練李斯特,女生真的不見得適合彈,德布西練習曲又難聽又長......妳有打算的時候再打電話到美國來問我吧......」






創作者介紹

如夢裡的年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