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r Fiona,
沒想到我真的有空來翻這東西,這是前半段,後半段喔,唉壓,等我下次有空的時候
(還有我不會因為翻譯而崩潰的時候)

對了,妳說要寫這句是吧
「讓人打從心底微笑的溫柔語調」
雖然我完全不懂為什麼要寫這個.......



1. 巴哈對你的意義是什麼?
在很多層面,巴哈對我來說都是很重要的。如妳所說,過去幾乎有兩年半的時間我不能彈琴,在這段時間裡,我受到巴哈的吸引,我無法完全知道原因,或許是因為巴哈敘述的方式與其他人的音樂完全不同,他的音樂有著良好的療愈效果。巴哈的音樂是非常宗教的,對我而言不是在生活上,而是在音樂中的。音樂,尤其是巴哈的音樂,呈現出一個完美的世界,每件事在這個世界都有結果。不和諧音,即使最終被解決,在某個時間點上,非常小心的,依舊被增強,有時你需要整個樂曲去釋放他們,巴哈對不和諧音的處理是非常小心的。我想這大概是音樂背後的,精神層面的議題。但是巴哈的音樂有著療愈的功能,在它裡面,你可以瞭解神的概念,你不需要在生活裡相信神,但是在音樂裡這是必須的。不只是單純的相信,這個概念影響了音樂的其他部分。我不知道,或許一直到旬伯格,所有的作曲家都被巴哈的對位所影響。我是指,巴哈的對位是一種祝福的向前足跡,並不是人們沒有寫過類似的對位,他們有,但是巴哈把對位跟和聲聯繫在一起,對位與和聲得以共同運作,事實上,他的時代被認為是和聲化的。和聲是情緒的鑰匙,巴哈是一個有豐富情緒的作曲家,我指,一個有著同樣巨大熱情的作曲家,不因寫鍵盤樂曲而有所不同。具有說服力的,宗教的,他的樂曲感受到所有的感覺,悲傷的,沈重的,快樂的,所有的這些感覺都在音樂中。

2. 你如何選擇曲目的
當我選擇曲目,我喜歡專注於我愛的曲目,以某種方式沈浸於其中。巴哈對我來說一直是很重要的,這是個必要的開頭。貝多芬的奏鳴曲則是上半場的一擊,這曲子是我多年來的挑戰,我找到三十五年前的紀錄,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我對我之前的詮釋不是很滿意,所以當我在這個夏天重新開始工作後,我覺得我應該在這一季演奏這個曲子。對這個曲子我有很多不同的結論,關於戲劇性、對比…..為了戲劇性,我想我需要在前面放一個比較輕的曲目,所以選擇了莫札特。布拉姆斯也是我以前彈過的曲目,之前演出過兩次,但並沒有處理得很好,所以我想在這個夏天能不能處理的更好一點,就得到了以上的曲目。

3. 你怎麼去營造有兩千個人在音樂廳的感覺?
誠實的說,我不知道。妳說的對,我不相信偉大的標準能為音樂服務。我想,人們想得到的訊息是比讚美更深一層的,他們想要愛音樂,基本上他們就是為此而來的,音樂所給予我們的。這是一個完美的音樂世界,這是為什麼妳能看到這些精神層面的事物,因為在我們的世界裡,沒有事情順利進行,在那個世界裡,所有事情都順利進行。一個偉大的作曲家可以輕易展現,可以用音樂主題完成的妳卻不能靠自己達到,音樂提供了光明,這是人們想聽到的,他們並不想單純讚美八度、顫音什麼的,他們想要被感動。我想,這就是為什麼音樂是最重要的,在任何東西之上。

4. 有人想知道你要求什麼樣的鋼琴,調音師說:「他只要求好的鋼琴,他喜歡溫暖、豐富、大聲的鋼琴,有輕的鍵盤。」他很喜歡為你準備鋼琴。
這只是在我們群體裡中性的讚美。妳知道我是霍老的密友,在他死前,我跟他一起工作了三四年,他喜歡別人以為他有改造鋼琴,他只是喜歡這樣的說法,但他沒有。他有架正常的鋼琴,只是鍵盤很輕,比我的還輕,對我來說有點太輕了,但除此之外,這就是架正常的鋼琴,跟其他人的一模一樣,但是每個人都深信他有改造過鋼琴,我不知道,別人說他要求這個他要求那個,但是他有正常的鋼琴。
創作者介紹

如夢裡的年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fiona
  • Dear princess~


    ~ Love You ~



    yes!
    溫柔能touch my heart!
    呵呵呵
    (但應該有一半的原因是因為聽不懂...所以只能注意語調這件事...)


    and
    我需要點時間消化他說的有關巴哈...


  • 說真的,雖然是我翻的,但是巴哈那段我自己也是覺得翻的很爛(很不好翻)

    如夢裡的年景 於 2009/03/03 14:20 回覆

  • fiona
  • 關於巴哈


    很有趣
    我也從那段文字裡得到某些精神層面的啟發...


    相較於後面樂派的越來越濫情
    他卻說他在巴哈的音樂裡感受到所有感覺
    悲傷的,沉重的,快樂的...
    好像很大多數的時候
    我彈巴哈 卻不帶任何情緒...
    我想我得再重新認識巴哈了
    然後
    再好好學理論
    才能了解關於巴哈樂曲架構與精神層面的關聯...

  • 他這段其實很難譯,因為他真的是講到什麼講什麼 0rz
    主要來說我根本沒改他的東西,反正聽到什麼就打什麼,就變成這樣了(又掩面)

    如夢裡的年景 於 2009/03/04 12:17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