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股作氣,我翻完了歐耶)
(明明就沒有很多不知道在樂什麼 XD)

5. 我告訴妳一個秘密,雖然告訴妳就好像告訴很多人一個秘密,我詮釋的方式,基本上是決定整個作品和聲與對位的方向,我是 Schenker分析法非常忠實的學生,非常沈浸於Schenker分析法。幸運的,Schenker有一張熱情奏鳴曲的圖表,我完整的研究這張圖。但是,當我越來越深入的時候,對我來說,這是個非常不尋常的作品,由三個八度開始,對古典時期作曲家而言,建立了一個非常不尋常的主題。我不得不聯想到莎士比亞的哈姆雷特,鬼魂,開頭的妖精,人們好奇它是什麼,不停的要求它講話講話,然後鬼魂講話了,鬼魂渴求的是什麼呢?為謀殺復仇,它的渴望開啟了整個戲劇,這個謀殺落下而轉動,而在最後一個樂章,它得到了想要的收穫。這是浪漫時期的手法,透過意外與其他的東西去說明命運,構成了戲劇的各個層面。對我而言,這個奏鳴曲相當的符合這個想法,鬼魂的外型。而這些和聲,一個Phrygian到五和弦,他們支配了這個樂曲的其他部分,對我而言這個訊息從一開始真確的控制命運,引導了整個作品。

6. 你清楚的述說了上星期三的演奏,所以你不能不去想。
是的,你不能不去想。它引導了開頭,整個戲劇性進行,降D減和弦,在第一樂章的中間與最終樂章的中間,這是非常靈光一現的想法,是的,你不能不去想。

7. 你是怎麼利用音樂會的二十分鐘中場休息?
我試著去作的,就是在五分鐘內忘掉所有的東西,我只是在五分鐘內什麼都不能想,我會喝杯茶。然後,我拿起布拉姆斯,試著在心裡很快的全部看一遍,所以我可以想像整個作品的律動,專心於昨天晚上決定的色彩、指法,或許,整個作品的情緒,體驗越多越好,這是我在中場休息做的事。

8. 我花了很多年的時間去決定布拉姆斯的速度,作品裡的速度指示很少,有些變奏上沒有速度指示,可以以非常多種不同的方式詮釋,找到重心。變奏曲,對我來說,必須讓變奏們相互引導,有時候他們是平行的,有時候他們是相同的,有時,他們是幾個一組的。在這曲目的中間,他們是五個一組的,我不認為在這曲子裡有任何一個變奏是單獨存在的,他們都是某個群體的一部份。直到最後,當你彈到g小調的變奏,優雅的音符組成的正確的旋律,只是在不對的調性上,在g小調。對我來說這是個重要的變奏,情緒轉變到非常悲傷的,簡單來說就是G的持續,接下來是個美妙的彌賽特舞曲,降B的持續,接下來兩個變奏也都在降B的持續,所以我想這是組持續變奏曲,在最終的賦格前的這五個變奏。因為這五個變奏是在賦格前的,我將他們視為另一個樂章。所以,在這個作品裡,我把變奏們分隔成幾個不同的樂章。

要逐句翻其實很麻煩
我知道他在講什麼,但是要逐句翻的話,有些字還是要查一下有沒有雙重的意義......



創作者介紹

如夢裡的年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fiona
  • 原來大師是可以前一天才決定指法的...
    (或完全不用決定...)



    等級差太多(哭)
  • 應該只是複習而已(掩面)

    如夢裡的年景 於 2009/03/04 12:16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