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定是瘋了,我就算今天不睡也念不完還在寫文章是怎麼回事......)

不知道為什麼,現在,我發了狂的想看Il postino(郵差)



透過一個虛構的故事,我看見了聶魯達。

比較正確的說法是,我一直知道這個人名,但意義僅止於此,從沒有認真的讀過他的作品
喔,我還知道他有名的是十四行詩。
(背誦死記造成的資訊不對稱。)

高中,風花雪月的年代,還在白先勇與莎士比亞的書堆裡驕傲的掙扎著
然後,我遇見了聶盧達,以及他的十四行詩

地中海,鹽水海風,藍色的,憂鬱的網,愛情的喜悅與悲傷......
很清淡,很藍,白的幾近於曝光
時間軸繼續轉
有的遺忘了,有的留下來

兩條線的交叉,之後又會背對離開

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想起來那段日子
高中已經離我很遙遠了

很多年很多年過去了
十四行詩之於我,也是記憶裡的泛黃
再也不能清晰的記憶裡面的任何一個句子

什麼才是永恆呢?
留下來但是很模糊,還是一瞬間之後再也沒人記得

山與海的聲音
風與鳥的低鳴









創作者介紹

如夢裡的年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