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件事情就從我又遲到開始.......
(不用問我遲到多久,數字節節攀升 >.<)

「先不要彈哈農,我們來看看妳的基本聲音怎麼樣了,順便看一下妳的手掌發展的狀況。」
所以,我就開始用力的折磨那架petrof的琴鍵
其實,我的小琴,出廠的年限早,其實是比這架petrof來的重,重蠻多的
好消息是我在外面通常不會覺得琴很重,壞消息是我會覺得有些琴輕到會滑
「妳現在有比較平衡了,所以可以把手放回比較接近一般的彈法。」
「妳覺得聽起來怎麼樣?」
「妳喔,妳的四指比較穩定,五指的亮度還不行,三指的音色比較好,二指以前最好,不過在其他手指追上來之後,他就會顯得比較容易打滑跟尖銳,這是他形狀跟位置造成天生的問題......其實我是想聽一下妳的小指。」
「妳們手指比較長的人,有時候為了平衡,可以彈在琴鍵的稍微偏內側,不一定要彈在偏外側,那是手指短的人作的事情,因為妳要維持整個手的平衡,如果彈在太外面,為了維持都在琴鍵上,有時候就會覺得手有一塊空空的,穩定度就不夠......這就是所謂的手型,但是,每個人都不太一樣,彈的位置也不太一樣,沒有什麼標準的。」
「妳要開始學著用手掌,這不是很容易,因為那不是設計來這樣用的,試試看這樣用力,妳用手掌打我的手看看......不要用推的,不要怕,就打下去......(十幾次之後),不太對,不要用妳的手指,先用手掌就好,妳們手指長的人都有個缺點,喜歡用手指去抓捏東西,但是這樣的力道太小,也太累......妳作的蔥油餅一定很難吃,因為感覺上妳不太會掌握自己手掌的力量。妳平常進不進廚房啊?」
「很少。」
「所以妳根本不會作菜?」
「不,我可以作中西式的菜色,從前菜到甜點。」
「那為什麼不進廚房呢?」
「因為我只是想要有這種體驗,知道自己會就好。」
「妳會處理雞鴨魚肉嗎?」
「當我想吃他們的時候,會。」
「我小時候,家裡有養這些東西,不喜歡那些味道,也不喜歡宰殺的過程。」
「我小時候拔過毛呢。」
「我以為妳會怕這些東西,那妳的天性應該很適合當醫生,當初怎麼沒去念醫學院?」
(......)
「我不喜歡血,味道的關係,不喜歡那種含著鐵的味道。」
「妳們在台北長大的小孩,有個問題是,你們習慣污濁的空氣跟到處出現的聲響,所以會變的很不敏感,妳大概不覺得台北市是有味道的,但對我來說,這裡有個很糟糕的味道,就像妳不覺得這裡很吵,走在路上聽不到聲音還會覺得可怕,但妳在英國的時候,應該不覺得聽不到聲音是很可怕的對不對,還很習慣。這些就會讓妳變得不敏感,對我來說,要讓你們「敏感一點」是比較困難的,但妳得隨時保持著敏銳。」
「我是知道有這種狀況,因為我每次從英國回來,二話不說,就先全身上下內外先過敏兩星期再說。」
「我都會要學生有空進廚房玩玩麵團,體驗一下手掌貼著麵團推來推去跟用力的感覺,不能用手指。因為有點像,妳看,單純用手指彈的力道就是這樣,但是有手掌之後,就會大很多......妳怎麼了?」
「我累了,這個練習牽動到我一個很不常動用的肌肉,他現在有點酸。」
「就是要讓妳動這些肌肉啊,不過一開始都會這樣,現在還是右手,通常一般人練右手會比較容易......終於有點樣子了,來試試妳的左手。」
右手無力ing
「......我想,妳因為比別人瘦,神經線比較敏感,所以掌握的一個很容易掌握另一個,我覺得教男生這件事情最困難,有幾個男生怎麼教都不會的,不過,從這動作到實際上彈琴可以用,還需要時間,我只能讓妳知道有這種感覺跟可以這樣用,然後一直念一直念一直念,念到變成妳的本能。」
「然後,我們才可以練手臂,我會告訴妳怎麼適當的用手臂,通常對你們這麼瘦的人,我會說,怎麼用『骨頭』,因為你們真的只有骨頭。」

「妳最近有看到OOO嗎?」
「沒有,據說他忙翻了。」
「最後一次看到他是什麼時候?」
「他炫耀在巴黎吞了一堆蛋糕的時候。」
「我們還在嘲笑他是不是從地球表面消失了.......我出國前還打電話來說西班牙海鮮飯有多好吃又多好吃(食記呢?!)。不過去開會的話應該有好料啊,通常招待的都不會太難吃。」
「他吞了四個蛋糕~~~~~~」
「算正常吧,很難抵擋這些東西的魅力,我的習慣是,先吃千層派,這有兩種,兩種都有的話就都吃,然後吃酒蛋糕,這味道比較濃,所以接下來就會想要opera,然後來個蒙布朗,再看看蛋糕櫃裡有沒有其他好吃的。」
「我比較討厭的是,傳統的店家通常蛋糕很大一塊,現代幾家新的,還好,作比較小小,可以吞一堆,傳統的就不行了。」
(然後我們開始討論泡芙...其實我不吃泡芙...跟怎麼作泡芙皮還有餡。)
(接下來開始討論補品,跟茶)

「來彈哈農吧。」
批哩啪啦批哩啪啦
「妳可能會發現,今天我一直不停的在妳彈的時候跟妳說話,強迫妳回答我,我故意的,我要讓妳習慣,這種機械性的東西,是很輕鬆的,不要如臨大敵的一直咬著不放。基本的東西要天天練,因為這是妳的本能,體操選手之所以可以把動作作的漂亮,是因為他們基本的東西還是天天要練,保持每個技巧的平衡,但這也應該很輕鬆可以談笑風生的,因為這天天練,是一種本能。」
「妳要用嘴巴吐氣,因為可以吐的比較長,也會吐的比較乾淨平順,用鼻子吸氣的原因也是為了平順,妳有沒有發現妳如果邊講話邊彈琴,就會比較放鬆,聲音跟人都是,所以我們要作這樣的嘗試。」











創作者介紹

如夢裡的年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CAROL/ピアノの森
  • 「不,我可以作中西式的菜色,從前菜到甜點。」

    甘拜下風~佩服不已~
    我--要--吃--台--灣--菜---->.<
    每天快餓死的Carol~~~(嘔~吐胃酸中)
  • 我只是會作,會作跟好不好吃還是有差距的......我一向還是喜歡信任專業啦,尤其是台灣的小吃,自己作有時候真的會抓狂,因為什麼東西都要一點點,往往是買了一堆東西回來,全部開封,然後什麼都用個一小把這樣 0rz

    如夢裡的年景 於 2007/11/05 12:40 回覆

  • Marguerite
  • 我也有打麵團啊,彈琴好像還是不怎麼夠力啊。一定是我麵糰也打錯了。這到底是什麼招,打麵團可以練鋼琴喔。
  • 應該是說訓練怎麼使用手掌肌肉吧......不過人家跟麵團的感情也還不錯(啊)

    如夢裡的年景 於 2007/11/08 13:47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