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單交代一下最後發生什麼事情好了
說真的,我根本忘光了
如果有人期望我可以重現整個下午發生的事情
I would say....it is impossible......IMPOSSOBLE.......

=======================================
我們碰了一下poulenc
「這曲子很難,我承認這非常的難,因為他跟巴哈不一樣,他的兩隻手是真的『完全沒有關係』的,距離很遠,有的沒的素材到處亂塞,妳完全看不到所謂的四度五度關係,唯一可以看得出來的,就是兩隻手同方向而已。」
「其實妳已經快要抓住了,但是妳總是在同一個地方有點問題,快了,真的。」
這句話我好像聽了好久......

接下來碰了舒曼,才彈個幾句......
「妳的本能又冒出頭了(因為我累了),妳又開始一邊看一邊敲音了,舒曼的東西比較不一樣,他的句子是很分明的,妳不真的需要曲式學的能力就能看出來這是ABA吧。」
「妳要記得,舒曼的詩文水準是高於音樂的,所以他的句子變得比其他人更重要,這個曲子的結構跟組成不難,一開始,所有的句子都重複兩次-要把他們處理成句子,而不是一堆音,然後這邊,事實上這兩段只是左右手作的事情倒過來而已,加花,然後就只剩下兩個比較新的東西了。」
「這裡對我來說,我手沒這麼大。」
「是啊,所以都先用琶音,現在的確有點難聽,但彈的夠快控制的夠好的話,踏板踩上去差異就不大了。」
「妳覺得這裡的重點音是什麼?」
我都已經昏了還問我!
「.......si......」
「不,事實上是內聲部,但他很討厭的是,內聲部寫了一組三度,單純寫一個音就很容易敲出來-貝多芬就會這樣寫,但是這樣寫,要彈出來就很難了......我們只好先說服自己,我們聽的到那聲音,再慢慢練,不然聽錯的話,永遠都聽不到那個音了。」
「妳要記得他是舒曼,教育水準很好,所以很愛搞怪,貝多芬就不會這樣寫,不會想要用這麼隱晦/整人的方式。」
「說真的,我練這個曲子練的有點想吐,因為我整個覺得我裝了兩個星期的可愛,有點昏頭了。」
「這是間奏曲,很輕鬆,很愉快,串場用的,所以他本來就不是什麼很嚴謹,很硬梆梆的音樂,本來就是那種感覺的,不是裝可愛,是本來就很可愛。」

然後我們聊了一下曲目
「老師,今年有人拿但丁拼拉赫,我還問人家為什麼不用tarantella.......」
「你們年輕人怎麼老是喜歡彈這種死氣沈沈的曲子........」
ㄟ,年輕才有本錢彈這種東西吧
「但丁前面又不華麗,沒彈到後面真是可惜了。」
「但丁不是太好彈,當然他前面就是那付德行,但是那曲子真的死氣沈沈的,對年輕人來說很麻煩。」
「指定曲呢?」
「土耳其跟史卡拉第.....為什麼不是小孟!」
「史卡拉第是哪首?」
「我記不住(有夠多的),據說頗難聽XD」
「土耳其啊,我倒是想聽聽看妳彈這個曲子,這曲子是三首裡最難的。」
不~~~要~~~
我下一首一定要選個膚淺的,音很多的,需要手指比需要腦袋還多的練習曲或是觸技曲,才不要彈這個!!!!!!
(而且我後來發現我看錯區了,這樣可以撤銷原案嗎?)
「這個曲子因為音型的原因,很容易拉不平,又要彈的像莫札特...妳看,這樣彈不就完全像貝多芬了。」
「妳彈兩句我看看。」
馬上變成貝多芬土耳其進行曲,還是不太均勻版本.......果然,幾百年前就很糟的東西幾百年後不練只會更糟而已......
「然後,是和弦,很難不用踏板拉出兩個ff的集中度,又要像莫札特的音色,這是最難操控的地方。」
「我想聽妳不踩踏板彈這個曲子。」
才不要,我!才!不!要!彈!勒!
開玩笑,這一彈下去我自己又要背這個千古名曲轟炸不知道多久
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
(在地板上打滾~~~~~~)

========================================
下一篇要寫什麼呢?
la maison du chocolat還是Christopher's Grill, Covern Garden?
還是都不寫??

而且我最近又變心了
喜歡Brahms Violin Sonata op.100
好想練伴奏 0rz

慾望無限啊......






創作者介紹

如夢裡的年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