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我今天時間算是抓的很準,如果,不是有通電話進來
我也不用從一樓講到四樓,講到電話掛掉才進老師家裡

「妳晚上要吃什麼?」
「Ruth's Chris。」
「嗯,那我們今天可以操一點,反正妳晚上那餐會幫妳補回來的。」
大貓老師,ㄟ,這樣......

還是很老套的從哈農開始,不過我的第一部終於結束了,狂賀,第二部我熟多了。
「咦,還不錯,比我想像中的好。」
「為什麼我覺得這組彈不快,我有稍微對一下節拍器,發現這組怎麼樣速度都拉不上去。」
「有個原因是你現在的技術練習作的比較少,有一個原因是這是分散和弦,天生上他聽起來就是分散的,偏慢的,所以妳現在維持的密集度算是很不錯了。如果按照妳現在的彈法,妳要再快的話,要把整個手壓平來彈,一點高度都不能有,如果想要維持一樣的黏度圓滑度跟密度的話,因為妳一拉高,就需要更多的時間伸展跟反應。」
「我很久沒有這樣彈了,感覺有點小糟。」
「所以說,為什麼琶音永遠是要晚點練,因為這種分散性的東西,要維持一定的黏度密度跟速度,不是這麼的容易。不過這組會比較難的原因是,因為一個伸展的音群之後馬上接密集的音群,但是壓平彈的密集音群很容易會滾來滾去,所以為了維持住一樣的乾淨度,妳又被迫要在這裡把手拉高收回,所以整個段落都需要一張一收一張一收,這樣才可以彈到非常快。不然就是要用妳現在的方法,折衷維持在一個偏低的地方,但是為了密集跟乾淨度,就要犧牲一點速度。」
「我是用比較傳統的方式教妳們,使用指關節,所以妳們會在我這裡學的是很傳統的,希望讓十隻手指很平均,希望你們什麼狀況都可以處理,但是訓練過程會比較長,因為不是所有的動作一開始都可以作。但這並不是唯一的彈法,如果妳想要用比較俄國式的彈法,他們傾向直接解決問題,在手比較高的狀況下面,他們會把分散音群處理的偏斷,向這樣,但是這樣音跟音之間作不到完全的圓滑,所以,他們會把東西彈的很快,利用速度去把空隙填滿,妳會花比較多的時間做一些機械練習,讓自己彈的很快很快很快,因為要用速度去作圓滑。兩種方法沒有好跟不好,只是說,妳要選擇哪一條路徑去走,真的彈的好的俄國派,聽起來也是很可以很好聽的......這些基本運力也會影響到作曲的方式,妳很難在俄國國民樂派之後,找到非常單純的曲目,單純而緩慢亮麗的圓滑線,多半都附有多聲部的相互填充或是左右手其中一邊是密集音群,一方面也是這種速度換圓滑的影響。」
「其實這東西我之前跟妳講過,只是妳的感覺還沒有這麼深,哈農的第一部份,就這首比較特殊,第二部分就是第一部份的延伸。」
「我第二部份熟很多,以前都複習這裡 :P 反正就想說,省時間,後面也有cover到第一部份。」
「如果單純只看音的話,或許是這樣沒錯。」

「前幾天我看一個節目,她說OOO是比較傳統的鋼琴家,但XXX是比較現代的,比較熱情的,基本上是不能這樣評論人的,妳很難單純的用一個形容詞去涵蓋一個音樂家。」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如夢裡的年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