場景:鋼琴課
破關寶物:夏威夷豆
HP上升100,經驗值增加10

雖然我更喜歡夏威夷豆,不過,我真的不討厭巧克力啊
人家喜歡巧克力的(用力握拳)
只是吃不多(默)



整個扯太遠了 >.<

=================================================
一百零一次我又遲到,這幾乎已經變成我的代名詞了
這次是我差點忘了要上課......囧

「妳去哪裡玩了?」
「其實是因為,我差點去睡午覺 >.<」
「不要跟我提到睡覺,我還有時差,昨天上到十點,把學生全部趕出去,下星期再說。」
「十點,不是很晚了?」
「喔,沒有,他們通常會坐一下,聊一下才走,不過,昨天我真的不行了,十點就想睡了。」

(然後,又是我的生活部分,自動馬賽克)

「這首哈農,其實,他可以算是最容易的,也可以算是最難的,這種音型,如果可以順著一起上去,就很容易彈,但是只要妳一彈平,就會越來越快,不然就會卡死,妳剛剛前兩次還不錯,後來下行就開始卡了。」
「我每次都覺得上行比較容易,下行都用摔的,連音階都一樣。」
「那是因為漸弱通常比較難,漸強雖然要一直放力上去,但一步一步爬,力道夠,其實不見得會很難,漸弱天性上就比較不容易。」
「這種東西,知道訣竅之後,就容易了,所以這其實是很有鑑別度的東西,要不妳就彈的很順利,要不妳就跌跌撞撞,音樂院選指定曲很喜歡這樣,比較沒有爭議。像隔壁那首,他其實比較容易混,除了極好跟極差的,中間的人就很難說,給分數會比較有爭執。」
「那首是像節拍器一樣,滴答滴答的,分成兩群,所以很容易混,這組是看起來很簡單,把握住基本技巧也很簡單,但是,只要一有差錯,就完了。」

然後我們聊了一下
「我不是很喜歡他彈琴,尤其是他的貝多芬,敲的我頭痛,每次都讓我喘不過來,他覺得彈的快彈的響就是好的,大家也都這麼覺得,其實很有壓迫性。」
「但是我也不覺得他真的彈的很『響』,如果坐不夠近,聲音整個散掉。」
「那是因為他不是在彈琴,是在壓琴,妳下次如果還要聽,注意他的手,他擊鍵的時候是用砸的,所以會產生一種近乎在鐵板上的聲音,但是又不是在共鳴點上,所以近聽很響,很尖,很亮,但是遠聽會散掉。」
「我倒是有注意過他彈史坦威的聲音不太一樣。」

「我不是很喜歡你們彈貝多芬晚期的作品,像是op.111,op.106,op.109。」
「那op.101呢?」
「op.1XX的我都不想聽。因為,你們還太年輕,彈的東西沒有那種死亡的陰影跟絕望,那不是你們生命裡會有也該有的東西,詮釋出來的東西都很平,不然就是亂抄,讓我很絕望。」
「妳覺得告別是難在哪裡?我指第三樂章?」
「最後面,因為大家都彈不出那種嘆息,那種莫可奈何。這曲子通常建議先彈二三樂章,比較精采,從第二樂章很絕望接過去,音不是太難,但是詮釋很難帶。」


(照例,待續)

=================================================
「我有個電話,我們下次再上吧。」

然後,就輪我被丟出去了,這是,從二月以來最早離開的一次
時間既然早到我可以回家煮晚飯

所以,我就回家煮晚飯了:P

至於那個上課時間,早八百年前就超過了啦.......










創作者介紹

如夢裡的年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