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後 絕對 不要在十點上鋼琴課
(或是我要在半夜三點前乖乖上床睡覺,前者比較容易)

八點整是頭痛的開始
莫名其妙,shower完已經九點
(是誰偷了我的時間!)
吃個早餐換個衣服九點四十五以光速衝往GSMD
路上遇到朋友
希望他今天也有好兆頭 ^^

踏進大廳,十點整剛好
Joel從樓梯的另一邊下來
星期五早上
學校裝了好多的人
人口密度過高
衰弱的神經隱隱作痛

今天的琴房在二樓
二樓我碰過一次史坦威一次直立琴(忘了什麼牌子,雖然是歐洲名牌但彈起來真的不太行)
一樓一般是Schimmel
琴房不大
一架霧黑色的琴靠牆放
琴房裡的空調是三合一的型態
台灣人都知道這種暖氣的功率不太行
當年蓋這棟集合建築的知名設計師們
除了蓋出了一棟動線超級不明、外觀奇醜
沒有任何中央空調系統的超大怪建築外
重點是這棟建築冬天很冷而夏天很熱
(窗子和面向的問題)

我真的不懂這些「知名建築師」在想什麼
怎麼能蓋出這麼像廢物-無論是藝術性和實用性-都無可誇耀的建築

在Joel回到樓下找空調的遙控器
(這學校不是每間琴房的空調系統都一樣,有的需要遙控器有的不用)
我好奇這是那家的鋼琴
鋼琴的前後左右都沒有標誌

琴蓋一翻開,史坦威和他的兒子
喔.......

這架比上次那架舊一點
說實話我反而比較喜歡上次那架
兩架都是史坦威,但不是所有的史坦威都是一模一樣的東西
(提到這個不得不佩服yamaha,他們真的都差不太多!)
不知道是不是我太累
舊的史坦威琴鍵和踏板都比較重
踏板更淺
聲音更像歐洲琴

在我試觸鍵的時候
(沒辦法,跟名牌琴不熟)
Joel拿著遙控器回來
可是那遙控器不聽使喚......很妙
這棟大樓沒有空調會非常冷
為了彈琴方便把外套和毛衣都放在旁邊

好險我今天吃錯藥
有吃高熱量的早餐
現在只希望今天的運動量+早餐+sisley的米蘭諾羊毛與cashmere混紡上衣
能發揮他們應有的功效

「我不想花太多時間在這種問題上面,妳直接暖身好了。」
這樣的狀況就一定要暖身
不然手會廢掉......

莫非定律在我身上蠻好用的
這星期只練了三天
通通沒練到他想聽的
練琴的效率真的要加強
時數應該是夠的
八到十小時沒有太大的進步也是很奇妙的一件事情

對了,我今天不太清醒
加上paper念多之後有點後遺症
所以有很多東西都記不太起來了
下次再這樣的話,要考慮全程錄音了

prokofiev visions fugitives
「妳有先看過嗎?」
跟Vo給我的建議不一樣
他建議我先彈第一首的Lentamente和第七首的Arpa
其實這兩首的組合很好,至少風格是我喜歡的
也是著名會選的段落
可是我的目標是拓展曲目
而且個人比較喜歡冷僻一點的東西
這兩首都沒有Prokofiev的forte特徵......

我選的是第八首的Commodo和第十四首的Feroce
這樣的決定是可怕的
commodo是我自己喜歡
(對,我就是喜歡奇怪的曲子)
Feroce是整本最吵的曲子
但是技術上要求比較多
原來想選Allegretto tranquillo
可是他一開頭右手要十度.......
Animato和Inquieto不是不行,比較不喜歡

你可以說我優柔寡斷什麼都好


我先選了commodo,Joel有點驚訝
他應該沒彈過這組曲子
同時間跟著我彈
我很喜歡這首曲子的和聲行進
主題非常簡單而且在高音部中音部一直重複
可是調性的移動非常漂亮

「這聽起來像一幅畫一樣,妳想到什麼?」
「夢境」

「妳要注意中間段因為旋律在中間聲部,這很像巴哈,所以妳練的時候要像巴哈一樣的練法,隨機組合聲部。」
「他們都是一樣的旋律,所以妳要切成一塊一塊的練」
「開頭的旋律不要太強,要注意voice leading,斷句,和低音的base進行」
(我在視譜的時候都太過隨便了,抱歉殘害你)
「最後是meno mosso,不要太快啊」

嚴格來說commodo技巧不難
只視譜彈了兩次就能彈出六成的東西怎麼會算難呢(笑)
「妳不覺得這樣太短了一點」
喔,我知道你的意思
自從你跟我說巴爾托克小宇宙第六冊的組曲「太短」之後
我知道你的意思不是指頁面長度......

好吧,豁出去了,就Feroce吧
「妳有練嗎?」
我...我...我...只練了十個小節 T__T
這個曲子是左右手交叉在彈的
暴風雨也是
如果每天花兩個小時把左右手交叉彈琴
我會崩潰的!
Prokofiev整人,可以倒過來寫的
讓旋律在左右手跑,好過旋律在同隻手卻要交叉吧
Joel非常有耐心的讓我撐了二十個小節

「妳練這首曲子的時候,要注意節奏,尤其是附點,還有旋律上下移動的模式。」
(那四個音的快速裝飾音真討厭......)
「他就是把手交叉,改變兩隻手的距離」

「妳有彈過普羅高飛夫嗎?他有一整組的奏鳴曲。」
「恩,台灣audition的時候常聽。」
「所以妳彈過?」
「沒有,但是彈過的人跟我說,很吵,從頭到尾都是forte。」
「是很吵沒錯,妳知道他彈哪一號?」
「第三號,第一樂章。」
「我想第三號只有一個樂章。」
「..........」
(是的,我怎麼可以忘掉,台灣考試名曲二號和三號,三號只有一個樂章,不是二號)
(沒睡醒不是藉口 ORZ)
「我喜歡第四號,他有一組(手快速在琴上滑動),很棒。」
「普羅高飛夫的曲子有他的特色,每個作曲家使用鋼琴的方式都不一樣,蕭邦像是歌唱者、德布西像是長笛、普羅高飛夫則喜歡打擊樂器,所以妳要彈出那種打擊樂器的音色,不要聽起來太像木頭。」
(天作孽猶可違,自作孽不可活!)
「所以他的節拍很重要,妳聽過他的第七號奏鳴曲,最後一個樂章。」
(用力點頭,我已經猜到他要說什麼了,我碰過第一頁,第一首讓我祭出節拍器還擺不平的曲子。)
「那個七八拍,很難彈,很像擊樂。」

所以他很喜歡普羅高飛夫
而我應該要拓展我的曲目

我一定是在自作孽......

「接下來妳要彈什麼?」
(嘆氣)
「德布西?」
(不甘不願的拿起德布西)
棕髮少女,中間根本沒練只練了頭尾
我把第一頁彈完,然後硬生生的讓曲子斷在那裡

我轉過頭
「妳是不是真的很討厭這首曲子?」
「恩」
「那不要彈了,我不想太強迫妳,雖然這曲子很美麗......」
你這樣講我會有罪惡感
可是,Joel,我想你知道
你的彆扭學生,我,沒時間可以練琴的時候
是不喜歡碰自己討厭的東西的

我討厭這種被大家彈到爛掉的曲子......

「那我們來彈貝多芬好了」
(可憐的老師......)
惡夢的暴風雨,我真的懷疑我真的彈的好嗎?
「(前面)聲音非常好。」
恩,這是架史坦威
如果彈不出平靜膨脹的音色
那我要狠狠檢討了......

「好,妳停一下。(切在呈示部完)」
「聽得出來妳還是有點不熟(編按:錯音很多),我跟妳說一點技術層面的問題,前面比較沒有問題,第二主題開始的時候,兩隻手都有自己的voice leading,妳要注意他們分別的強弱,那種在旋轉的感覺。現在左手聽起來太虛弱,聲音不夠active,手指不要太懶聲音都黏住了。」
「sf還是作的不夠,後面低音的進行不夠漸強不夠明顯,顆粒感可以再強一點。」
(我把整組的legato整個彈到糊成一片,我都佩服我自己 =__=)
「妳現在在這段旋律進行中,手腕的旋轉還是不夠(我這方面缺乏訓練!),當然妳可以用手指去彈沒錯,但是你純粹用手指去彈一方面是手腕給手指的支撐比較不夠,一方面是聲音的厚度比較不夠,這是為什麼我們要靠手腕旋轉來支撐,兩隻手都一樣。」
(相較之下,我左手更低能!)
「(他翻著譜)妳自己繼續往下彈,看下星期可以到哪裡,看起來前後沒什麼不一樣。」
「只有一件事要注意一下,後面的跳音,妳要放踏板上去,因為這已經比較接近浪漫時期的用法,跟巴洛克的跳音是不一樣的,很弱,但是要踩一點踏板稍微延長。」
「妳知道這個作品是貝多芬聽力衰退開始寫的,所以他有些音響不太一樣,妳要去注意它,注意那些微弱的東西和對比。」
「還有琶音(我單手allegro飛過去,這種不長且快的東西我還蠻擅長的),歐妳會啊,那沒有什麼問題。」

後面其實他講了一兩句第三樂章的東西,不過我真的想不起來了

「妳有什麼問題嗎?」
「sf和ff的技巧上到底有什麼不同?」
(這個等下Richard Goode會說,可是他達到的方法我真的不會。)

一個小時真的是飛快
我一共只彈了八頁而已喔

不過時間到了,我要去聽masterclass
可是我怕
我會睡著......









創作者介紹

如夢裡的年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