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不到三個半小時就去上課了
整個人都在飄,我承認我幾乎快聽不懂英文了......

拜今年排琴房的新政策所致
地下室,Schimmel的直立琴
不太好的聲音XD

據說下次有人要努力借大琴,但我隔天陪另外一個人排琴房遭遇無數的挫折
所以我持觀望狀態

==================================================================
「我帶了一些,partitas,你知道那個你比較感興趣?」
「我跟partitas不熟......」
「我知道一些,我比較熟悉第一組、第五組的某些部分、第六組」
在他努力翻譜的同時,我努力的轉椅子,這個升降椅根本轉不動,我真的想跳上去踩!

「我們來試......你要從一開始來還是從特定的舞曲?」
「第一組非常好,我們來試試看好了。」
除了它是大調之外,一切都好。
「妳知道這些曲目是怎麼組織的嗎?」
搖頭
「在巴洛克,這些基本上都是舞曲組成的,組曲、英國組曲、法國組曲,他們都有差不多的形式,只是中間的舞曲會改變,通常是阿勒曼、庫朗、薩拉邦、和吉格舞曲,這四個舞曲幾乎是普遍存在的。」
「courante、corrente,一個是法文一個是義大利文,我想,他們有一點點的不同。」
「在這四個舞曲之間,妳可以加上或是拿掉一些東西,以第一組來說,開頭加上了introdution/前奏曲,後面有小步舞曲。」
「這只是給妳一個基本的概念,讓妳知道組曲是怎麼運作的。」
「阿勒曼舞曲,一般是兩拍或四拍,庫朗是三拍子,薩拉邦也是,不過是慢速度的,基本上內部結構是這樣的。妳知道在管風琴,前奏曲與賦格中,也是有類似的關係。」
「這樣妳有問題嗎?」
很好,上課還不到五分鐘,我已經快要睡著了,反應現在直接調到零。
「妳知道,他們有一些是兩段體......不全都是,但是當妳在作反覆-這取決於妳,我猜- 不過還是要預估如果妳想作,大部分的反覆之後要加一點變化,這樣聽起來才不會無聊,而且可以做更多演奏的練習。尤其在薩拉邦,加點裝飾性的,這是慢速度的舞曲。」
「在薩拉邦裡,有趣的是,一開始,他不是德國舞曲而是西班牙舞曲,原來是非常野性性感的舞蹈,然後傳到德國,轉變成穩定而適當的,這很有趣,因為跟起源是完全不一樣的,算是比較tricky的部分。」
「後來的作曲家,雖然他們也用舞曲,即使是庫普蘭之墓,遵循差不多的原則。」
「我想,這個曲子是大調的,可是我想要彈小調......」
「有,有c小調、a小調、e小調。妳比較想要彈小調?我不知道真的要彈第六組嗎?這有點過火。」
「我彈一點好了,或許妳可以認出來,這是最著名的一段。」
「這個曲子很美,但是每個樂章都很血腥!第一段就有八頁,有很美的薩拉邦,很奇怪的吉格-這其實是賦格。」
「這非常有挑戰性,我想,可能不要選強度這麼強的曲子比較好。妳如果真的想彈小調,我們可以試第二組,但是我跟第二組第三組都不熟。」
「妳怎麼想?還是妳有特別想彈什麼?」
「第一組吧。」

「那我們來看看第一組,先試右手好了。」
然後我完全昏迷,所有的拍子都數到外太空去了,光把拍子數清楚,大概就花了十分鐘。
很不妙......以後還是要早點睡覺。
「現在,拍子是對的,可是我要妳把裝飾音全部拿掉,彈一次。」
可是,當裝飾音放回來,又通通是錯的。

「來試試看左手,一樣的事情。」

「妳要確定所有的指法都是舒服的。」
「每次,當妳在彈這種曲子的時候,要感受到跟人共舞的感覺,這是他們運作的模式。妳有看過這些舞蹈嗎?」
搖頭
「我現在也沒辦法跳給妳看,這些舞蹈非常的有組織、優雅的,他們有韻律跟姿態。如果妳可以捕捉跟指出這些sense,會有幫助的。」

「我想,妳要分句分的清楚一點......注意看妳的低音,從降B開始往上爬,妳要總是覺得要往某個方向走,我不是說妳要有個巨大的漸強,只是要有移動的感覺。」
不要對一個昨天睡三個多小時現在又在視譜的人有太高期望謝謝!
「當妳在練習主旋律的時候,儘量保持妳的節奏,其他的部分要是清晰的。」

「試一點雙手。」
「我想,妳現在弄不清楚音符,作很多的分手練習讓每個音彈起來都很舒服,我讓妳自己作這個部分。」

(後面,算了,不重要了XD)

























創作者介紹

如夢裡的年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