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亞洲這裡,沒有什麼教材可以挑,都是一些日本人選的教材,多半是拜爾之類的.......」
「嗯,就是拜爾、小曲集、徹爾尼、巴哈初步、小奏鳴曲這樣,很單一......鈴木一郎喔」
(我有沒有記錯?)
「日式的教法,是讓你們按完,反正有彈就算數,所以你們大概三個月就可以彈完拜爾,但對我來說,這樣有點太快。」
「所以,老師,你喜歡拜爾?」
「誰跟你說我喜歡拜爾,我討厭拜爾,當然以前台灣沒有什麼教材好挑.....我比較喜歡梅陶德露絲,法國系統的常用教本,下次再來講詳細這個。但是梅陶德露絲在台灣的版本被改的亂七八糟,所以還是要上點其他的。」
「以前有老師堅持沒彈拜爾小奏鳴曲就彈不起來。」
「那要看怎麼教,我會參考他,我不喜歡拜爾的原因是,小朋友用這個教材,低音譜出現的太慢,調性也出現的太慢,還有很多因素......香港人很喜歡用這個教材。」
「但很奇妙的是,英國人不用這個教材啊,大概只有港台三地加日本特別愛吧。」
「現在是教材太多,反而變得很難挑,像是美系的系統也出了很多,巴斯田、愛佛瑞.......」
「所以老師也不喜歡巴斯田?」
「我是不太喜歡,這種教材會把教鋼琴變成教數學一樣,把技術分成好幾章,又分成好幾節,對於某些學生,第一章可能只記住第一節,第二節第三節就掌握的不是太好,後來就忘光光了,然後到了第二章第一節,因為變得比較簡單,反而又很熟......最後裝回去的時候,裝的不是太好,也記得不是太清楚。」

===============================================
「老師,妳不用弱音踏板嗎?」
「用啊,誰說我不用??」
「可是看起來使用度差蠻多的。」
「那是因為延音踏板比較多人踩,已經被踩爛了。」
「這架琴的弱音踏板踩起來效果怎麼樣?我可以試一下?」
「妳就踩啊,我不怕我的學生使用我的琴,當然我會保養他的外表,但是內部的部分,我並不害怕我的學生用它,所以每個調音師調我家的琴都會哀哀叫,裡面真的磨損耗損得太快了。」
「你們就用力彈,沒什麼好擔心的,弦如果斷了,我就自認倒楣......我年輕的時候也是三天兩頭把我老師的名琴彈到到處斷弦。」
「延音踏板會耗損的比較嚴重也是有原因的,因為我們踩它的時候腳是向外滑開,柔音踏板會向內,注意看耗損的方向,向外的會比較慘。」
「妳要多注意身邊的現象,觀察,並找出理由。」
「妳如果腳不夠靈活,接下來會吃很多苦頭。絕大部分腳不夠靈活的學生,腳都會死咬著踏板不放,忘了換,妳平常就要多做腳的運動,不然怎麼會靈活呢?」
「如果妳坐不穩,也會咬著踏板,在某些強力樂段,妳還會站起來,這都是一些徵兆。」
「妳踩踏板的時候會不會抽腳?」
「......在平台琴的時候,來不及,會,因為這樣比較快,反正平台琴的踏板跌回去不會吵。」
「妳都不擔心接下來馬上就用到踏板會來不及嗎?」
「我不喜歡妳們用抽腳的,原因有很多,一個原因是真的很難看,然後,如果馬上就得用會反應不及,最後,當妳很緊張,抽腳用力太大的時候,手也會跟著抽到,會很慘。」

「上次妳問我,彈莫札特的時候要不要踩踏板,我會說,在我家裡我不會,因為壁面目前反射的音長就夠了,但是,如果是平台琴,我就會用。」
「很多東西得要因地因時,沒有什麼固定的。」

(然後,進入歐洲音樂史時間,莫札特海頓貝多芬舒伯特,略)

============================================
「老師,妳真的覺得這首貝多芬很簡單。」
「對妳來說應該不難,因為妳還蠻擅長記一些東西的,妳會突然覺得音很多,是因為妳開始認真注意,聽到比較多的東西,但這不應該是妳彈過音最多的曲子,妳現在只是有點慌掉了。」
「妳要注意,貝多芬的尾音是上揚的,跟舒伯特的下降不一樣,難怪一個長命一個短命(笑)」
「可是,老師,德布西也是下降的。」
「是沒錯,但是德布西的東西比較飄渺一點,比較沒有強烈的中心思想,是灰色的,不再是純粹的黑或白......妳似乎很喜歡這些灰色基調的東西。」

「妳左手有練過,所以現在聽起來這段已經可以了,下一段還要再練一下。」
我應該說什麼?(攤手)
狂賀!經過N個星期,我終於從兩頁變成四頁??
「妳有個問題,妳面對不熟的東西,會慌掉,這牽涉到信任的關係,我不會因為妳錯幾個音就把妳丟出去,妳必須要學會信任我。」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如夢裡的年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