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不該說什麼的
畢竟最後我不在現場

但是記者的言論
蠻荒唐的

比賽請槍手這件事
在大學組應該是行之有年的歷史
畢竟上了大學
有些聲部永遠都缺人/沒人肯練
面對這樣的情況
尤其是兵種繁多的合奏比賽
請槍手似乎變成使聲部完整的不二法門

其實這幾年早就風聲鶴唳
一方面是槍手已經氾濫到一個境界
一方面是每年爭議到最後都會吵到這個話題
只是抱著僥倖的心理
也不能說是僥倖
每年的評審其實都心知肚明大學組的窘境
一般也不會為難
再加上南區的並沒有查

沒想到這整個白爛的戲目
在北區真實上演

原諒我用這麼激烈的詞
基本上主辦單位執行並沒有錯
但是執行的方式卻出現了問題
當天是對著報名名單一個一個查
只要不在名單上的
即使是本校學生
一律視為槍手

其實還蠻可笑的
說不定去查高中國中也會有一堆人不能上台
以大專組的情況
等於變相要求你在四個月前決定所有的上台名單
哈哈哈都已經缺人缺到到處求人來上了
還有名單可以確定
那就真是奇蹟了

於是所有的人在會場都面臨一個抉擇
要不要讓在名單上沒有的人上台
要,成績就被取消
不要,人家大老遠跑到宜蘭來贊助你,馬上就信用破產了
今天沒有成績的學校
並不是只有他們用了槍手
而是他們選擇讓槍手一起上台

記者基本上就是一群在狀況外的生物

基本上讓不讓槍手上台是各校的決定
各有各的難處考量
只是沒有成績的學校被記者說的很難聽
心理莫名的為他們覺得不平

畢竟要抵抗學校的壓力主動棄權
是不容易的





創作者介紹

如夢裡的年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